丝瓜app嘿嘿连载漫画

下午,鄱阳城一隅,常来食肆生意兴隆,东主马青林看着几乎客满的食肆,笑得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线。

再看看门外、街对面的其他食肆,看着这些食肆冷清的模样(相对),马青林的笑意更浓。

食肆生意好,当然是因为菜肴大受欢迎,他年前买来的两个菜谱,做出来的“粉蒸鱼”和“秘制鱼头汤”,深受老顾客好评。

常来食肆本就有回头客,新菜得老顾客好评后,名气自然就很快传播出去,引来更多的客人光顾。

新年开门营业不久,食客纷至沓来,人气快速聚集。

一年之计在于春,得了个“开门红”的马青林,看着自家食肆内火爆的用餐情景,怎么能不心花怒放。

再看看生意冷清的几个竞争对手,马青林心中感慨:花的六万钱,果然值啊!

粉蒸鱼且不说,就说“秘制鱼头汤”,因为用的是白鲢或者花鲢鱼头做汤,和常见的鲫鱼鱼头汤有明显区别,且味道不错,尤其受到食客欢迎。

许多人都是听说常来食肆有招牌菜,能把白鲢、花鲢鱼头汤做得很好喝,特地慕名前来一饱口福,吃过之后赞不绝口,又向亲朋说好。

所以,常来食肆的“秘制鱼头汤”,名气很快打响,新年过后活跃起来的过路客商,在鄱阳城暂居时,都要过来尝一尝。

城里各官署的官吏,许多大户人家,都慕名派人来预定鱼头汤,让食肆备好鱼汤送上门。

一尾白鲢或者花鲢,鱼头做汤,鱼身切块做“粉蒸鱼”,都能为常来食肆带来生意,生意如此火爆,马青林笑得嘴都合不拢。

软萌可爱超级Q甜美少女私房照

但烦恼随之而来:

做鱼头汤就得有鱼头,还得是花鲢或者白鲢鱼头,毕竟人家就是奔着这种鱼头而来,可不能用其它鱼头充数。

所以白鲢和花鲢供应不上了。

马青林已经和鄱阳城许多鱼主和鱼贩打了招呼,以不错的价格收购白鲢和花鲢,有多少收多少,

但即便如此,白鲢和花鲢的供应依旧紧张。

仅仅常来食肆的需求量,不至于弄出如此场面,是因为其他食肆见着常来食肆把花鲢和白鲢鱼头做成好汤,也开始琢磨菜谱,同样开始收购白鲢和花鲢。

与此同时,大户人家的厨子也开始琢磨如何把白鲢、花鲢鱼头做好,伺候好雇主,自然也需要购买白鲢、花鲢。

突然骤增的需求,造成鲢鱼的瞬间‘短缺’。

鱼主、鱼贩们当然不会和钱过不去,乐意多卖鲢鱼,但做不到。

这年头没有谁能专门针对花鲢、白鲢进行“定向捕捞”,渔民捕鱼都是在鱼群聚集水域下网,网上来有什么鱼就是什么鱼。

虽说白鲢和花鲢是常见的鱼类,一网下去捞上来的鱼里常有鲢鱼,但不能确保每一网都能捞上许多。

这种明显只看运气的捕鱼方式,满足不了鄱阳城内对鲢鱼短期暴涨的需求。

马青林为了解决货源,这几日忙得团团转,此刻站在食肆门口,眼巴巴看着街道上的往来行人,那模样仿佛倚门远眺等着夫君归来的小娘子。

盼来盼去,总算是把那个人盼来了。

梳着总角发髻的李笠和武祥,推着个手推车往这边走过来,马青林见着李笠,就宛若见着了亲人,

迫不及待的迎上前:“李郎!鱼带来了么?”

面色有些疲惫的李笠,被这一声亲热的“李郎”弄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看着满脸期盼的马东主,笑着拍拍车上几个木桶:

“当然带来了,约定好的事情,我哪里能食言?”

马青林闻言眉头舒展,又问:“这里有多少?”

“总共五十尾。”李笠回答。

“好!”

马青林不停念叨着“好”,带着李笠和武祥进门,刚进门,迫不及待地在柜台附近“验货”。

五十尾嘴巴还一张一合的白鲢、花鲢,每尾至少有四斤以上,马青林看在眼里,喜上眉梢:“好,李郎言而有信,我也不能食言!”

按着年前说好的价格,马青林以每尾八十文(重量至少四斤)的价钱,和李笠钱货两清。

四千钱到手,李笠和武祥在后院清点铜钱完毕,各自把两千钱(每千文一串,共两串)绕在腰间,然后放下衣襟挡住。

马青林亲自送两位出门,一边走还不忘叮咛:“李郎,一定要按约定,定期把鱼儿带来。”

李笠笑道:“马东主放心,我李笠做事向来守信,只要马东主按约定收鱼,我定然有多少卖多少。”

“那就好,那就好!”马青林笑起来,由衷认为年前的买卖做得值。

李笠不仅买菜谱给他,还和他约定年后定期送来鲢鱼,当然,李笠也承诺绝不把菜谱泄露给其他食肆。

这样的约定,实际上看个人信用,但李笠和马青林约定卖鱼,这让马青林放心不少,如今见着李笠打算长期做买卖,心里自然高兴。

李笠和马青林交谈,一旁的武祥只觉心跳得厉害。

他和李笠忙了不过两三日,打渔的同时,专门钓白鲢、花鲢,如今带来四十尾,在马东主这里交货,立刻得钱四千文。

四六分账,自己分到一千六百文。

顶得上自己累死累活给人帮佣

武祥算了算,按一日工钱十五文计,顶他给人帮佣一百天,那就是三个多月。

这让武祥觉得很震撼:三日的收入至少顶三个多月工钱,太厉害了!

因为梁森等几户人家出逃,导致村里负担加重,连不当家的武祥都知道日子愈发难过,他还发愁如何多赚些钱,结果李笠却轻而易举赚大钱。

靠的就是专钓鲢鱼,然后卖给常来食肆,因为有了约定,所以有多少就能卖多少。

如今忙三日的收入,顶过去三个多月的收入,那么,忙得大半个月,岂不是把过去一年才能挣的钱给挣了?

如此一来,耶娘也不用那么累了

武祥越想越高兴,多日来的疲惫仿佛瞬间就消失不见。

到了门口,两人和马青林道别,准备去还推车,武祥按耐不住心中激动,不顾旁边来来往往,低声问李笠:

“寸鲩,你那专钓鲢鱼的法子太神了!”

李笠自信满满的回答:“那当然,专用饵料,专用的钓具要知道,那水怪笼钩可是专钓鲢鱼的利器!”

他说话声音不大不小,却被旁边经过一人听见,对方开口问:“水怪?何处有水怪?”

正在和武祥交谈的李笠被人忽然一问,转过头,见着居然是个总角少年,随即因为讲话被打断而不快,心中嘀咕:

小孩子?大人讲话,你一个小孩子插什么嘴!

却见其人身边跟着几个随从,当中一人,有些眼熟。

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和武祥就被这帮人‘架着’往食肆里走。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