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完美版lv.1.0.4

“先生,太太。”保镖恭敬的站在床尾,说道,“事情已经办妥了。”

慕迟曜淡淡的问了一句:“确定吗?”

“确定。慕先生,我亲眼看着坠毁了,才离开的。”

“我知道了。”

保镖一鞠躬,就要离开。

言安希在一边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坠毁了?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

保镖有些为难,不知道是该说呢,还是不该说,

慕迟曜看了保镖一眼,咳了咳:“告诉她吧。”

“是,慕先生。”保镖转头看向言安希,“太太,我说的坠毁,是指直升机坠毁。”

“直升机?”

言安希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有点明白了什么。

她又赶紧问道:“说的,是不是何浅晴,和她母亲一起坐的,离开慕城的那架直升机?”

雪中和你一起度过的日子

“是的,慕太太。”tqr1

“坠毁了,为什么会坠毁?”

言安希这摆明了,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保镖如实回答:“这是慕先生早就吩咐了的。在何家母女乘直升机离开之后,命令机长跳伞,机上所有的降落伞,早就都拿走了。”

“所以,机长跳伞之后,直升机无人驾驶,就这么的坠毁了?”

“是,慕太太。”

言安希这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早在之前,慕迟曜就已经部署好了一切。

她还以为,当时的情况,那么的紧张,那么的千钧一发,他已经没有什么理智可言了,可是……

他却还能下了这样的命令。

谁也没有想到,包括她,也是现在才知道。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的心思,怎么这么深?深不见底?

保镖走了出去,轻轻的带上门,病房里恢复了寂静。

言安希呆呆的站在原地,嘴唇微微的张着。

“怎么了?”慕迟曜淡淡的问,“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捉摸不透的人?还是觉得,我的做法,太残忍了?”

“不,不是。”言安希说,“何家母女,是罪有应得,我,我还没有善良到那个地步,”

“那就是觉得我城府太深了。”

言安希望着他,慢慢的走到他身边:“我的确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么一招。”

“当时情况紧急,难道我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远走高飞?一旦离开慕城,逃了,或者是去了国外,我要花费难以想象的精力,人力,还有物力,才能把她们处理掉。”

“所以,就直接让机长跳伞,直升机无人驾驶坠毁。”

“只有这个办法,言安希,明白吗?”

她点点头:“我明白。”

“明白就好。”

“可是……我还是觉得,的心思,也太过缜密了。”

“为了救,我只能用尽所有的办法。而她们,不会这么的逍遥的,她们是罪有应得。”

听到慕迟曜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言安希忽然又想到,秦苏死的那一天。

消息传到慕迟曜耳里的时候,他也是这副淡淡的模样,根本不在乎。

他只在乎,他看重的人,和事。

言安希咬了咬唇,不愿意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于是她问道:“饿了吗?我让人送点吃的过来。”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好。”

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既然她不愿意说,那他也就不勉强了。

言安希总觉得有些尴尬,她一直都希望慕迟曜快点醒过来,想看到他没事的样子。

结果……他醒来了,她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

言安希匆匆的走了出去。

保镖看着她,立刻恭敬的问道:“太太,您需要什么?尽管吩咐我们去做就好了。”

“没什么……慕迟曜他,他饿了,需要吃点东西,们送点吃的进去。”

“是,慕太太。”

言安希回头看了一眼虚掩着的病房门,咬咬唇,没有进去,反而是走了。

她也没有走远,而是就在医院里,漫无目的的溜达,游荡着。

管家早就让人备好了食物,现在慕迟曜需要,立刻就送了进去。

慕迟曜看着管家忙前忙后的,淡淡的问道:“她呢?”

“……噢,慕先生指的是太太吧?太太让我们送吃的过来,然后就往外面走去了。”

“嗯。”慕迟曜应道,“让人远远的跟着,别再出什么事了。”

“慕先生放心,我已经让人跟着了。太太是您的心尖宝贝,我可不敢让她出半点差错。”

慕迟曜点点头,慢慢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他的手指依然是健的,十根,一根都没有少。

可她的脸……

勺子碰撞着碗,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在病房里显得格外的空寂。

言安希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但是,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慕迟曜。

尤其,是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情况之下。

她不可能对慕迟曜,再继续抱着拒之千里之外的态度,但是,她和慕迟曜这样和平相处,似乎又有哪里不妥。

两个人走到今天这一个地步,不是偶然。

但是,言安希能深刻的感觉到,她对慕迟曜的态度,已经转变了。

他是爱她的,这一点,她现在,可以肯定,可以毋庸置疑的告诉自己,慕迟曜,深爱着她。

只是她不知道,要怎么去爱慕迟曜。

她仿佛丧失了去爱一个人的本能。

“言安希!”

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言安希猛然从自己的思绪里惊醒,抬头四处望去,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可是入眼之处,她看到的……都是陌生的面孔。

谁在叫她?

正在言安希茫然的寻找的时候,她已经被人冲过来,一把抱住了。

“言安希,在这里,我终于找到了。”

袁澈紧紧的抱着她,不肯松手,从语气里就能听出来,他的担忧。

“吓死我了……言安希,还好没事,我知道得太晚了。”

“袁澈?”

“对……”袁澈小小心翼翼的松开她,看到她脸颊的时候,目光沉痛。

“的脸……安希,谁伤的?”

言安希看着他:“没关系……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面前吗?”

“总是这样,有什么事,就说没关系,怎么这么不知道心疼自己呢?”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