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麻豆女演员盘点

慕迟曜一愣。

他是真的没有跟上言安希的思维。

什么叫……慕念安的终身大事,也可以解决了?

她是想……和厉衍瑾家的两个孩子,就这么的直接做了亲家?

慕迟曜问道“那,假如夏初初真的怀孕了,而且,怀的却又是一个女儿呢?”

“没有关系啊!”言安希说,“以言和夏天培养感情,一直都无法培养的话,那么,可以换一个人啊,说不定就来电了。”

慕迟曜抬手,轻轻的敲了她的脑门一下。

“把你满脑子那稀奇古怪的想法,给我收起来。”

言安希很是兴奋“真的真的啊。我是认真的……”

慕迟曜又抬手,又敲了她一下。

言安希很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脑门。

要是以前,她就张牙舞爪的还回去了。

卷发可爱妹子在温暖的阳光下美丽动人

但是最近这几天,她不是把慕迟曜给惹生气了嘛……

所以,她得乖一点。

所以,言安希没有还手。

她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慕迟曜。

“你就是脑子里,太多的稀奇古怪的想法了。”慕迟曜说,“所以,我要多敲打一下,让你清醒一点。”

“我很清醒啊……”

“什么叫,夏初初如果有两个女儿,就可以分别和慕以言培养感情?”

“我……”

慕迟曜不等言安希回答,又说道“还有,什么叫做,你可能怀孕了,我会不会要这个孩子?”

一听到慕迟曜这么说,言安希立刻就怂了。

完了,这是在翻旧账了。

言安希立刻变得很老实。

别说还嘴了,就是连不满的表情,她都不敢有。

“我错了。”言安希说,“我以后,绝对不会了,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了。你就……原谅我了吧?”

慕迟曜没有说原谅的事情。

言安希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又说道“我都保证过无数次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我知道。”慕迟曜回答,“你在我耳边,说那些的时候,我又不是没有听到。”

“所以嘛,老公。”言安希挽着他的手臂,“你就不生我的气了,对不对?”

慕迟曜摇了摇头“我没有这么说过。”

“啊?”

言安希有一瞬间的傻眼。

慕迟曜今天的态度,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结果,他没有想要和她和好的意思?

什么鬼啊?

什么啊!

那她岂不是,白高兴了一场!

慕迟曜说道“我觉得,你还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哪里。”

“我都把所有的错,都认了一遍了,你居然,还觉得……我不知道自己的错?”言安希说,“这也……”

“是的。”慕迟曜点点头,“你说了那么多,没有一条,是说进我的心里面。”

“是吗?”

言安希开始反省自己。

一个好的妻子,是会时时刻刻的,反省自己的。

但是……她绞尽脑汁,还是没有想出,自己还做错了什么。

言安希忽然,感到很泄气。

她往沙发上一靠“我明白了。”

她突然来了一句,这样的话,慕迟曜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挑挑眉“你明白了什么?”

“我觉得,我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错了,但是,你还是觉得我有错。”言安希说,“那么,这样的情况,就只会有一种可能。”

慕迟曜一下子也不知道,她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了。

“你觉得……有什么可能?”

“就是,你不爱我了。”言安希侧头,很认真的看着慕迟曜,“你不爱我了,所以,你觉得,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慕迟曜愣了“你这脑子里……”

说着,他抬起手来,又想要去敲她了。

言安希不闪躲,也不抓住他的手,笑嘻嘻的凑了过来了。

她一副很伤心的样子“只有嫌弃自己妻子的老公,才会觉得,自己的妻子,做什么都不对。”

“你……言安希。”慕迟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很奇怪,这几年来,你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

“很正常的长的啊。”

“我看,并没有。”

言安希叹了一口气“我觉得,我就算,是拿怀孕这件事,和你开玩笑,测试你的反应,但是,你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啊。”

比这更过分的事情,她好像……也做过。

但是,她哄哄慕迟曜就好了。

而且,哄一次不行的话,多哄几次,肯定就奏效了。

可是,这一次……真的,言安希完束手无策。

她什么办法,什么杀手锏,都使出来了。

但是,慕迟曜就是不为所动。

言安希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

她又说道“而且,我这段时间,不说,有什么功劳,但是,我苦劳也是有的吧。我给你做饭,为你磨咖啡,给你泡茶……“

慕迟曜一听她,说起这些,莫名的,头皮就有点发麻。

而且,他现在,还要违心的去夸赞她。

“是,安希,你做的那些,我都记得,我也都放在心里。”

“是吗?”言安希问道,“我总是觉得,你好像一副……很勉强的样子。”

“没有。”

“有。”言安希说,“我把烤好的芝士蛋糕,端到你面前来的时候,我没有从你眼睛里,看到真正的喜悦。”

那是,他不爱吃……

而且,言安希把时间,都花在这种事情上面去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好好的,和他在一起了。

两个人的相处时光,就变得很少。

慕迟曜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安希,你错了。”

言安希撇撇嘴,低头,说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从来不会这么对我的。现在……”

“安希。”慕迟曜无奈了,伸出手去,想要把她,给抱进怀里,“你想什么呢?”

“我想的没错啊。”她说,“你觉得,你自己跟以前,难道,没有变化吗?”

“有。”

言安希一听,立刻说道“你看你看。”

慕迟曜说,“我知道,我变得比以前,更爱你了。”

言安希“……”

这是什么……突如其来的情话啊。

她都愣住了。但是,现实很快的,就把言安希的思维,给拉了回来。

Tagged

小蝴蝶视频app粉色版

二蛤说得事并非恐吓,而是确有其事。

已经讲过无数次,天道讲求的是等价原则……如果在尘世之间,对于那些不好好完成作业、不写作业甚至是抄作业的人,升天之后就会自动进入一个补习间来完成自己没完成的课业。需要把在九年义务制教育中那些遗漏的作业全部补完了才能进入天道轮回……

小女孩的年纪虽然不高,但看样子应该已经有小学四年级的样子。这年头小学的作业也有不少,至于女孩有没有完成,二蛤就不知道了。反正要是没完成,十有八九升天后还是要去补的。

哪怕是作为灵体,也要作为有文化的灵体,只有这样才能进入轮回转世再为人。若是对知识领域一穷二白,那么便还有其他轮回之道等着……畜生道、饿鬼道等等……

当然,天道的等价交换法则各有不同。有些人如果完成了课业,但是在尘世间纵欲过度,那也是要在天道中完成禁欲交换的。这个比补作业还要残酷,因为需要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过上几年就好……并且,没有wifi!没有智能手机!只能面壁思过!

见小女孩被自己给吓哭了,二蛤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个小姑娘,哥哥骗的。”

“又骗人……明明是条狗!”

“……”

蹲下身子安慰了下女儿,等女孩的哭声逐渐平息后,女人方才起身,朝王令和二蛤鞠了一躬:“二位上仙不知道想问什么……”

“之前说的厉鬼是怎么回事?”二蛤直言不讳的问道。

“是这样的……大约就在四天前,墓园里面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灵体。他在此地四处徘徊,抓了不少逃出墓碑的灵体。”

小红唇白裙子美女美如玉唯美私房写真

“那些灵体呢?”

“都被这只黑色灵体吞噬了……”

听到这里,王令和二蛤都沉默了下。

黑色灵体,这个条件看样子是很符合影道的条件,或许是那位入殓师出逃的影子?因为被赋予了影道之力后,人的影子就像是有了灵魂一般,被赋予了与主人相仿的意志,替主人去完成一些潜意识里的工作。

入殓师是给死人上妆的,对于死者的灵体可能会产生一些不恰当的邪念……修真界中,墓地的工作者更是要经过严格的筛选后才能入职。因为有一些邪道法术就是通过吸收灵体以壮大自身的修为。

而墓地工作者就有这样的天时地利条件,可以施展这类邪道法术。

早在百年前就有过这样的案例。

有一个人就通过诅咒法术在各大视频弹幕里不停的发“awsl”……而通过视频看弹幕的人,往往便会调侃性地发道:阿伟乱葬岗……

事实上,真的有很多名字里带“伟”字的阿伟,看到了诅咒弹幕后死去了……他们的灵体就被下咒人所吸收。最后当警方找到下咒者时,发现这名下咒者就是一位墓地中的工作人员。

因为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总有心神不宁走火入魔的时候,一旦心灵失守,邪恶的念头便会趁虚而入。

外加上作为墓地工作者天然自带的“职业被歧视”光环,这种入魔的念头也就越来越大了。

“多谢。”王令对母女俩道了谢,他朝天打了个响指。

一瞬间而已,天道的指引金光便落了下来普照在了这对母女头顶上。

“女儿……是天道来指引我们了……”

“妈妈,我们可以转世了吗!”

母女被金光惊动,瞬间相拥在一起喜极而泣。

她们这些日子在看到黑色灵体后担惊受怕,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被天道接走。没想到眼前这位看不清面容的小哥竟然帮了她们。

不过打了一个响指而已,竟然可以惊动天道来帮助他们……这位小哥怕不是天道本尊下凡?

女人受宠若惊,连忙带着女儿朝王令跪下,王令有些不好意思的将两人扶起,最后目送着这对母女顺着天道金光的指引,送入了轮回。

王令掐了掐手算了算,这对母女转世之后会成为一对姐妹,生活在一个富足的家庭之中,衣食无忧。

当然,王令之所以提前让天道接引这对母女,也不是因为其他。而是这对母女的善念及可怜的身世,母女两人为了救一个落水的男孩而双双溺亡。死去之后,母女的行为也并不得到男孩家人的认可。或许是担心母女的家人们索要赔偿,或许又是因为其他的因素,这对母女死后,她们的灵体始终没有得到安息。

就在刚刚,她们的浑身上下还是湿透的。

所以,王令这才打算帮两人一把。

而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将那黑色灵体给揪出来。

“不知二位驾临,有何贵干?”

此时,一道森冷的声音从王令背后响起。

王令回过头,正发现一个花着雪白

妆容,头发都已经完全掉落的老者正伛偻着背对自己发笑,对方的笑容十分恐怖,透露着诡异。

而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个人是没有影子的!

“就是这个人了。”二蛤眯了眯眼,它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位老者身上传递出的邪念。外加上没有影子这个特征,这个人应该就是他们要寻找的那位入殓师。

“可惜了啊可惜……”

这入殓师盯着顺着天道金光飞升天际的母女露出遗憾的神色:“这母女本是我今日的晚餐,没想到天道竟然将他们引渡了……不受尊重的灵体最为美味。若是在我的教化之下,或许还有机会成为恶灵,当我的下属也不错。”

王令皱眉,这个人已经完全堕入邪道了!

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样,阿暖的影子之力会激活一个人潜意识的邪恶,这份邪恶平常都是隐藏起来的,根本不会发作。但一旦被激活出来,这些堆砌起来的邪恶力量就会像久堵不舒的淤血,如井喷一般瞬间发出!

所以事实上,这位入殓师也是受害者……这口锅,还是应该算在阿暖头上……

王令正在思考对策。

这位入殓师的邪念已经深入骨髓,连影子都逃脱了,这和郑爸爸以及吴元基的情况完全不同。

如今用大封印术封印力量已经不够。

要用大净化术么?

王令手指一点,迅速弹在了这位入殓师的脑门上。

然而让王令没想到的事发生了,这位入殓师身上的邪念非但没有半分得到净化,反而整个人的气息还提升了许多!

怎么会这样?

Tagged

大香煮焦在线

吴雯只觉着天旋地转。

咣当一声,整个人被摔进了沙发里!

这一下力道不小,她脑袋昏沉,胸口也一阵绞痛。

刺啦!

腿上的丝袜又被人撕开!

吴雯本能的惊喊。

话音未落,脖颈被人掐住。

缺氧和窒息的感觉接连袭来,大脑供养不足,失去体力的同时,听觉和视力都随之消退!

浑浑噩噩中,能感觉到有男人压在身上。

她无法反抗,也没有力气反抗。

绝望的感觉袭来,眼角不自觉的淌出两行泪水!

她懊悔,绝望,第一次感觉到生命是如此的美好。

夏日最清新的小时代美少女

更没想到,生命消逝之前,还要被人如此侮辱!

几近崩溃中,身上的压力骤然一轻!

力气短暂恢复,沙发旁的一个花瓶被她抓在手里。

吴雯仿佛抓住希望,用尽最后力气,奋力朝着身前的人影丢了过去!

咣当一声!

花瓶碎裂,人影也跟着摇晃了一下,再然后,世界都随之安静!

片刻后,力气又恢复少许。

察觉到有人靠近,吴雯猛地伸手,用力扇了过去。

手掌在半空被人抓住,力道很大,任由她如何挣扎都是纹丝不动。

不等张嘴,忽然听见有人调侃,“吴总,这是打我上瘾了么?”

声音有些熟悉,吴雯愣了好一会,这才试探的睁开眼睛,“是你?”

赵东将她松开,“怎么样,你没事吧?”

吴雯不回答,人往沙发里面躲去,语气也带着防备,“你……你怎么在这?”

赵东悻悻道:“运气好。”

说着,他转身,查看了一下李强的情况。

见人没事,这才抽出他的腰带,将双腿捆住,又解开他的鞋带,将拇指扎紧。

忙完一切,吴雯依旧惊魂未定。

赵东从旁边捡起一张毛毯,扔给吴雯,“去换一件衣服,我已经报警了,一会警察就过来。”

吴雯点头,想起身,可惜手脚不停使唤,没有丝毫力气。

后怕之下,她“哇”的哭出声!

赵东不知道该怎么安稳,只能解释道:“放心,你没事,什么损失都没有。”

见吴雯哭声不停,他调侃了一句,“行了,你别哭了,一会警察来了,再把我当成嫌疑犯给抓走。”

“我今天已经被你送进去一次了,可不想二进宫!”

吴雯依旧哭的梨花带雨,愈演愈烈。

赵东坐在茶几上,无奈的递过纸巾道:“把鼻涕擦擦,一会被人看见,女神的形象可就没了!”

女人都是爱美的,吴雯也不例外。

急忙接过纸巾,可惜什么都没有。

她把纸巾揉成一团,奋力朝着赵东丢了过去,“你混蛋,什么时候了,还跟我开玩笑!”

赵东伸手去挡,嘴上抱怨道:“恩将仇报啊,你还有没有良心?”

透过指缝,见吴雯不是真丢,他这才放下防备,“动一下,看看能不能走。”

吴雯咬着嘴唇,“我腿软……我走不动……”

赵东试探道:“那要不……我扶你?”

吴雯不说话,默认似得垂着头。

赵东这才将信将疑的上前。

吴雯腿软,有些站立不稳,险些栽到赵东怀里。

最后撑着赵东的胳膊,这才勉强站稳。

走了几步,力气渐渐恢复,她试着将赵东推开,一个人进了卧室。

不多时,吴雯换了一件牛仔裤,一件连帽卫衣,将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

从卧室出来后,又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惊魂未定,但总算是逃过一劫。

她靠着门廊,盯着赵东问,“你是怎么发现这家伙的?”

赵东叼着烟,点上火道:“怎么着,怀疑我跟他是一伙的?”

吴雯最开始还真有这个担心,没办法,对赵东的第一印象就差到了极点,再加上他是苏氏派来的人,没办法不把他往最坏的地方想!

眼下见赵东大方说破,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强撑道:“你说不说?”

赵东早就想好了借口,“这个你得谢谢老沈,那天他恰好撞见地上这家伙从女厕出来。”

“我在外卖平台刚好认识一个朋友,顺便帮我查了一下资料。”

“这不,顺藤摸瓜就找上来了!”

没多说,赵东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过去。

吴雯也没心情追问细节,“那个花瓶……”

赵东无语,“你还说呢,我刚解决这家伙,就被你一花瓶砸身上了!”

吴雯有些不好意思,脸颊通红道:“那你有没有事?”

赵东反问,“你是打算跟我道歉么?”

吴雯犹豫了一下,小声道:“对不起。”

赵东把手挡在耳后,“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吴雯瞪了一眼,正想提高音量,结果被赵东打断,“行了,道歉就算了,等回了公司,你帮我澄清一下吧。”

“你是不知道,今天我跟老沈回公司,差点被人当成阶级敌人!”

吴雯幸灾乐祸,“活该,你自找的,谁让你在办公室看……”

她没好意思往下说,说到一半就闭了嘴。

赵东无奈,“我都说了,那事是误会。”

“那天是我第一天上班,不熟悉电脑里面的内容。”

说着,他摆了摆手,“算了,我跟你说不着,你不信就算了。”

随着赵东沉默,房间里忽然安静下来。

吴雯感觉有些别扭,硬着头皮说了句,“你……”

有些事,她不知道该怎么跟赵东解释。

没有发生今天这事之前,她接连收到了两封匿名快递。

其中一个信封,里面装着几根卷曲毛发,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

另外一个信封,塞着一张PS过的合成照片,照片的内容不堪入目,头像偏偏是她。

因为前段时间,苏浩曾经扬言要找她的麻烦。

所以吴雯本能的,把这些当成了苏家那边的肮脏手段!

再加上那天在赵东的办公室里抓了个现行,她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当然了,苏家和吴家的矛盾由来已久,只不过碍于面子,一直都是暗中作对罢了。

直到女厕里发现的摄像头,肮脏龌龊的手段让吴雯忍无可忍,这才将一切矛盾摆在了明面上!

她只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还真是误会!

与苏家无关,与赵东也无关!

吴雯想解释,可性格原因,又让她不愿意低声下气的把一切说破。

正在犹豫如何开口,外面传来警笛声!

Tagged